<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rt id="kkgsg"><small id="kkgsg"></small></rt>
<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首頁 > 網絡報

留抵退稅:一項影響深遠的改革

梁季

增值稅留抵退稅政策不僅對當下穩經濟大盤具有關鍵意義,對未來的影響更是深遠。

留抵退稅以“重磅”之策助力穩住經濟大盤,保住小微市場主體。2022年,我國實行減稅緩稅退稅等新的組合式稅費支持政策推動經濟發展、幫助市場主體渡過難關,留抵退稅是其中的“重磅”之策。截至6月25日,2022年全國累計新增退稅減稅降費及緩稅緩費2.58萬億元,其中增值稅留抵退稅18266億元,占比達到71%。18266億元的留抵退稅是市場主體實實在在獲得的好處,是一筆流動性極強的現金“收入”。這對于當下舉步維艱的市場主體而言,無疑是“救命”錢、是雪中送炭。今年留抵退稅政策的受益重點在于小微企業,根據國家稅務總局數據,4月以來已獲得退稅的納稅人中,小微企業戶數占比94.5%,共計退稅7563億元,金額占比44.4%。微觀市場主體活,宏觀經濟便穩。留抵退稅政策緩解了微觀主體現金流壓力,穩定了市場預期,有力地支撐了2022年上半年2.5%的經濟增長。

較好地解決了增值稅存量留抵退稅這一歷史遺留問題。1994年我國對增值稅制進行了較為徹底的改造,征收范圍擴大到工業、商業和進口環節產品,以及加工、修理修配勞務。出于籌集財政收入以及對當時物價的考慮,我國對增值稅留抵稅款實施結轉,因此對于那些“進銷稅倒掛”,即進項稅高于銷項稅且增值率比較低的行業(例如農機行業),留抵稅款在后續生產經營中難以消化,導致其規模越來越大,資金占用以及對行業發展的不利影響愈發突出。2016年營改增全面推開后,不動產納入抵扣,適用低稅率、“進銷稅倒掛”的行業進一步增加,留抵稅款無法消化的行業增多,再加之初創期企業增長,導致留抵稅款規模進一步擴大。留抵稅款規模越大,對市場主體的不利影響和退稅的壓力也越大。在這種情況下,我國開始對留抵退稅展開試點,先退還部分行業的增量留抵稅款,然后逐漸擴大行業適用范圍和退稅力度,從先進制造業到全部行業的小微企業、再到大中型企業,從增量留抵稅款到存量留抵稅款。這種漸進式的退稅既使重點行業和重點市場主體的利益得到保證,又使得財政減收壓力得到有序釋放,從而較好地解決存量留抵退稅這一歷史遺留問題。

有力地推動了消費型增值稅制度的完善。目前,大部分國家采用的消費型增值稅,是在增值稅的稅基中扣除投資,相當于僅對社會消費資料的價值征稅。這種消費型增值稅應成為我國增值稅改革的目標和方向。納稅人當期購進過多原材料是產生增值稅留抵稅款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說納稅人購進原材料時代墊的進項稅未能完全得以彌補,這就意味著諸多納稅人“暫時”承擔了購進原材料中的進項稅。實施留抵退稅減輕了納稅人的投資稅負,有力地推動了增值稅制度的完善。

大大提升了增值稅的中性程度。增值稅以其中性特征著稱,且增值稅參與初次分配,其中性程度對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發揮著重要影響。今年實施的留抵退稅政策推動增值稅改革進一步深化,更好地實現了增值稅稅收中性優勢,減少了對企業經濟行為的扭曲。

從短期來看,留抵退稅政策還有擴圍的空間,比如可適度放寬享受該政策的條件,將納稅信用等級為M級的納稅人納入留抵退稅范圍。在擴大留抵退稅范圍的同時,以更大力度和更嚴格手段打擊留抵退稅騙稅行為,確保稅款安全。從長期來看,可將留抵退稅作為納稅人一項基本權利,在增值稅改革中明確將其作為一種制度安排固定下來,并在增值稅立法中予以體現。

(作者系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研究員)

編輯:司壹聞

財稅新聞

更多 >>

要論要言

更多 >>

新媒體

更多 >>
中国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