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rt id="kkgsg"><small id="kkgsg"></small></rt>
<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首頁 > 稅案

電商平臺如何提供涉稅信息?

作者:陳昕

按照規定,電商平臺有向稅務機關報送平臺內經營者涉稅信息的義務。但是以什么方式報送,在什么范圍內報送,尚無具體規定,現實中存在爭議。本文從稅法上的協力義務等角度,探析有關信息報送問題。

我國電商平臺經濟近年來迅猛發展。根據公開資料,2014年我國網上零售額達2.8萬億元,占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的10.68%;到2021年,我國網上零售額已達13.1萬億元,是2014年的4.68倍,年均增長24.66%,占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的比重增至29.72%。社會上有呼聲要求電商平臺主動全面向稅務機關提供涉稅信息,也有人認為其根據稅收征管需要提供即可。筆者從稅法上的協力義務要求等方面,對這個問題作分析。

電商平臺經營者提供涉稅信息的爭議

根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的電子商務法、2021年12月國家稅務總局等九部門聯合發布的《關于推動平臺經濟規范健康持續發展的若干意見》等法律法規規定,電商平臺經營者有向稅務機關報送平臺內經營者涉稅信息的稅收協助義務。但如何履行這一義務,尚無細則規定,現實中存在爭議。一種觀點認為,電商平臺經營者應“主動”和“全面”地提供涉稅信息;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電商平臺經營者應“被動”和“特定”地提供涉稅信息。

前者的理由是,電子商務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依照稅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向稅務部門報送平臺內經營者的身份信息和與納稅有關的信息,并應當提示依照本法第十條規定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依照本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辦理稅務登記”,據此,電商平臺經營者有報送平臺內經營者身份信息和納稅信息的義務,并有提示平臺內經營者辦理稅務登記的義務。2015年向社會征求意見的稅收征管法修訂草案第三十三條也規定,“網絡交易平臺應當向稅務機關提供電子商務交易者的登記注冊信息”,同樣強調電商平臺應主動提供平臺內經營者的登記注冊信息。

后者對有關規定的理解則是,電商平臺經營者僅需按照提供有限度的協力義務的要求,應稅務機關日常征管和針對特定稅收違法行為展開調查的需要,協助稅務機關報送平臺內經營者的特定涉稅信息,驗證特定交易的真實性等。

信息提供應符合稅法上協力義務的要義

稅法上的協力義務,是指納稅主體在實體性繳納義務之外的程序性義務,具體包括辦理稅務登記、設置和保管賬簿憑證等納稅資料、納稅申報、配合稅務檢查、提供涉稅信息等義務。該義務蘊含協同合作理念,是納稅主體基于協同合作理念,擔負起向主管稅務機關澄清與納稅有關事實關系的義務,不僅體現出納稅主體應承擔涉稅信息提供等責任,也保障其積極參與稅收征納程序的主體地位。

納稅主體協力義務的設置,應符合比例原則。一是應當負擔確有必要的協力義務。為達成查明課稅事實的目的而采取的手段,應該成比例,且應選擇對納稅主體或行政相對人損害最小的方式。二是協力義務的履行應當具備期待可能性,即主客觀上可期待納稅主體履行義務,而不應超出其能力范圍。

具體到電商平臺經營者履行涉稅信息提供義務上,如果“主動”“全面”地提供平臺內經營者的涉稅信息,在對特定主體的稅源管理和評估事項上很可能會超出提供必要信息的范疇,從而不符合比例原則。稅務機關獲取涉稅信息的本意是從中篩出平臺內有涉稅風險的經營者,但履職過程中獲取的個人信息、商業秘密等海量數據存在泄漏和濫用的風險,超過必要的限度。另外,若接口方式不夠完善、提供稅收信息類型太多或顆粒度太細,都可能加重平臺經營者的涉稅信息提供義務,使其義務履行不具備期待可能性,也對潛在電商經營者產生遏制效應,不符合《關于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有關“堅持包容審慎原則。積極支持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的題中應有之義。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將平臺經營者涉稅信息的提供義務限縮為“被動”和“特定”的信息提供義務。

電商平臺提供涉稅信息的方式和范圍

電商平臺經營者提供涉稅信息的方式主要為“協查報送”。

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了納稅主體接受檢查的協力義務:“稅務機關依法進行稅務檢查時,有權向有關單位和個人調查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和其他當事人與納稅或者代扣代繳、代收代繳稅款有關的情況,有關單位和個人有義務向稅務機關如實提供有關資料及證明材料。”針對電商經濟的稅務檢查,平臺經營者往往是最重要的配合主體,負有配合開展稅務檢查、提供涉稅資料的義務。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有關主管部門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要求電子商務經營者提供有關電子商務數據信息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提供。”該規定反映電商平臺經營者是“被動”和“特定”提供涉稅信息,在稅收征管實踐中可稱之為“協查報送”。此外,如前所述,要求電商平臺經營者提供涉稅信息須考慮比例原則,即稅務機關應盡可能通過不索要或索要少量數據來實現行政行為目的,同時保護涉稅信息安全。

電商平臺經營者提供涉稅信息的范圍應為與納稅有關的信息,包括納稅人的基本身份信息和交易信息兩大類。身份信息指與市場主體登記相聯系的納稅主體信息,交易信息包括經營收入等經營數據信息。以撮合交易型靈活用工平臺為例,服務需求方和靈活就業人員均為平臺客戶,勞務內容由供需雙方達成意愿,平臺僅提供互聯網交易基礎設施和資金結算等服務,收取信息技術服務費。此種模式下,靈活就業人員屬于平臺內經營者,平臺按稅務機關“協查報送”要求提供的身份信息,包括靈活就業人員的名稱(姓名)、統一社會信用代碼(身份證件號碼)、實際經營地址(住址)、聯系方式等;交易信息包括服務雙方名稱、服務或勞務名稱及提供時間、訂單確定時間、訂單金額等。

電商平臺履行涉稅信息提供義務的監督

電商平臺涉稅信息提供義務的履行,離不開法律責任的約束。電子商務法第八十條規定了平臺經營者未履行涉稅信息報送義務的,可由稅務機關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處以一定數額罰款。據此,稅務機關對不履行涉稅信息提供義務的電商平臺的處罰,可能遠低于平臺違法獲得的收益,難以起到威懾并敦促平臺經營者履行涉稅數據提供義務的作用。筆者認為,稅務機關可結合稅收征管和稅務行政處罰的工作實踐,從兩方面加強監督機制:

一是補充增設“首違不罰”清單項目。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明確了“首違不罰”制度,稅務總局已發布《稅務行政處罰“首違不罰”事項清單》,“首違不罰”在稅收征管領域已形成廣泛的制度基礎。稅務機關在電子商務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的原則性規范下,堅守“包容審慎”的執法原則,可以補充“首違不罰”清單內容,對于首次被發現未履行涉稅信息報送義務,自行改正或責令后自行改正的平臺經營者,可免予處罰,將約束和激勵兼容。

二是將有關信息報送事項納入納稅信用等級評價懲戒體系。行政處罰法第九條設定了“降低資質等級”的“資質罰”,稅務機關可將涉稅信息提供義務履行也納入納稅信用評價指標體系,根據《納稅信用管理辦法(試行)》及相關規定,對未充分履行涉稅信息提供義務的平臺經營者作出納稅信用等級的負面評價,切實發揮信用評價的監督促進作用。

(作者系國家稅務總局臺州市稅務局公職律師。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李星紅

財稅新聞

更多 >>

要論要言

更多 >>

新媒體

更多 >>
中国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