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rt id="kkgsg"><small id="kkgsg"></small></rt>
<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首頁 > 國際稅訊

新興市場國家飽受美加息困擾

上周,多國宣布了年內新一輪加息決定。其中,廣大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尚未擺脫美歐貨幣超發引起的高通脹沖擊,又飽受美國激進加息引發的資本外流、債務問題困擾,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在美國再度宣布加息之后,從西歐到南美,從南亞到大洋洲,跟進加息成為各國不約而同的決定。8月2日,澳大利亞儲備銀行(央行)宣布今年以來第四次加息,將基準利率上調50個基點至1.85%,同時上調外匯結算余額利率50個基點至1.75%。3日,巴西中央銀行宣布年內第四次加息,將基準利率上調50個基點至13.75%。4日,英格蘭銀行宣布將基準利率從1.25%上調至1.75%,這是自去年12月份以來英國央行第六次加息。5日,印度央行宣布本財年(2022年4月至2023年3月)第三次加息,將基準利率提高50個基點至5.4%。

不斷加劇的通脹壓力已成為多國央行的頭號“敵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數據顯示,自2021年7月份以來,全球至少有75家央行提高了利率。有分析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通脹居高不下、增長依舊乏力的背景下,通過收緊貨幣政策來對抗通貨膨脹將明顯減緩全球經濟活動。據不完全統計,新興市場國家利率的平均漲幅約為發達經濟體的兩倍左右,這表明通脹對它們的打擊更大,若再疊加美聯儲持續激進加息的沖擊,這意味著其面臨的資本外流和債務問題較發達經濟體更為嚴重。

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正面臨嚴峻的資本外流形勢。美國當局激進加息迅速推升美元指數,在新興市場國家的風險資金借機拋售資產加速外流。8月3日,國際金融協會(IIF)公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份,新興市場連續5個月遭遇投資組合資金凈流出,總額累計超過390億美元。這成為自2005年以來新興市場連續資金凈流出時間最長的紀錄,也與美聯儲3月份啟動加息并不斷加速收緊的時間線相吻合。IIF有關人士分析指出,近期資金流動的大部分動力可歸因于美元(匯率)。不僅如此,幾乎所有發達經濟體的長期政府債券收益率都大幅上升,這對資金規避風險的偏好產生明顯影響。

資本外流加劇了新興市場國家本幣貶值,引起連鎖反應。盡管一些央行努力試圖減緩本幣貶值,但在美聯儲不斷釋放鷹派加息,美元隨之一路飆升的情況下,包括歐元、印度盧比、智利比索和斯里蘭卡盧比在內的多種貨幣兌美元匯率今年都觸及歷史新低。貨幣貶值帶動進口商品價格上漲,導致以美元計價的債務膨脹,在有關國家和地區引發了諸如外匯短缺、通脹加劇、財政赤字增加和政局不穩社會動蕩等“副產品”。IMF在7月中旬曾警告,超過30%的新興市場國家和60%的低收入國家已經處于或接近過度負債的狀態。有關國家和地區為應對危機采取加息等緊縮政策會進一步提升借貸成本,償債將成為沉重的負擔,企業活動和家庭消費也可能進一步下滑。

當前,美國經濟已陷入技術性衰退,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卻未有轉向跡象,這使得美國經濟迅速降溫,加重全球經濟下行壓力的態勢越發清晰。有分析指出,世界經濟增長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受制于美國的貨幣政策,表現出“因美而起,因美而衰”的特征,這反映出美國在當下只愿享受美元作為主要國際貨幣的“紅利”,卻不愿承擔相應責任的體制性問題,這正是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亟待糾正的痼疾之一。

編輯:司壹聞

財稅新聞

更多 >>

要論要言

更多 >>

新媒體

更多 >>
中国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