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rt id="kkgsg"><small id="kkgsg"></small></rt>
<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首頁 > 網絡報

光伏發電企業:謹防“潛伏”的稅務風險

王倩 丁鎮濤 王春濤

新疆平均海拔較高,光照資源豐富,在太陽能發電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近年來,昌吉回族自治州光伏產業發展迅速,在促進經濟增長,激發市場活力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近期,稅務人員在開展服務時,發現一些光伏發電企業稅務處理的共性風險點。建議光伏發電企業從基礎環節做起,謹防“潛伏”的稅務風險。

風險點一:

延遲確認第一筆收入

◎典型案例◎

A公司是一家光伏發電企業,2018年12月完成全容量并網發電,并取得電網公司開具的電費結算單。稅務人員在進行稅務檢查時發現,該企業于2019年1月開始申報享受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投資經營所得“三免三減半”優惠政策。在調查核實過程中,企業財務人員解釋稱,企業雖然自2018年開始發電,但在2019年1月才開具第一份發票,所以,應在2019年確認第一筆經營收入。

◎分析及建議◎

光伏發電是重要的公共基礎設施項目。符合條件的光伏發電企業,可以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實施國家重點扶持的公共基礎設施項目企業所得稅優惠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9〕80號)的規定,享受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投資經營所得“三免三減半”優惠。

具體來說,對居民企業經有關部門批準,從事符合《公共基礎設施項目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規定范圍、條件和標準的公共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經營所得,自該項目取得第一筆生產經營收入所屬納稅年度起,第一年至第三年免征企業所得稅,第四年至第六年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根據國稅發〔2009〕80號文件的規定,享受“三免三減半”優惠的起始時間,應為產生第一筆生產經營收入所屬納稅年度。而第一筆生產經營收入,指公共基礎設施項目建成并投入運營(包括試運營)后,所取得的第一筆主營業務收入。

A公司認為,自己在2019年才確認第一筆經營收入,即可從2019年度開始享受優惠。但是,稅務機關認為,A公司已經在2018年12月實際發電,并于當月取得了電網公司開具的電費結算單,意味著企業已經在2018年12月產生了第一筆主營業務收入,應從2018年12月所屬納稅年度,即2018年度開始計算“三免三減半”的享受時間。

風險點二:

未及時確認補貼收入

◎典型案例◎

光伏發電企業B公司2019年8月實現全容量并網發電,并納入國家補貼項目。自2019年2月起,當地電網公司一直未發放新能源項目電價補貼。該企業一直沒有確認電價補貼收入。企業財務人員認為,自己既沒有實際收到電價補貼,也未就該部分收入開具發票,因此不計算確認增值稅銷項稅額。

◎分析及建議◎

平價上網前,電價補貼一直是光伏發電企業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取消增值稅扣稅憑證認證確認期限等增值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9年第45號)的規定,納稅人取得的財政補貼收入,與其銷售貨物、勞務、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的收入或者數量直接掛鉤的,應按規定計算繳納增值稅。電價補貼與發電量直接掛鉤,應按規定計算繳納增值稅。

受各種因素影響,一些地區的電價補貼可能沒有準時發放。以昌吉回族自治州為例,自2018年8月起,當地電網公司要求發電企業,對未支付的電價補貼,暫不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且電費結算單上也暫不列示電價補貼——這導致當地部分光伏發電企業不再確認電價補貼的銷項稅額。

但是,根據《增值稅暫行條例》及其實施細則的規定,納稅人發生應稅銷售行為,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為收訖銷售款項或者取得索取銷售款項憑據的當天;先開具發票的,為開具發票的當天。其中,收訖銷售款項或者取得索取銷售款項憑據的當天,按銷售結算方式的不同,確認方式有所不同。具體來說,采取直接收款方式銷售貨物,不論貨物是否發出,均為收到銷售款或者取得索取銷售款憑據的當天;采取賒銷和分期收款方式銷售貨物,為書面合同約定的收款日期的當天,無書面合同的或者書面合同沒有約定收款日期的,為貨物發出的當天。

在未收到電價補貼,也未開具發票的情況下,光伏發電企業應根據具體銷售結算方式,來判定是否產生增值稅納稅義務。具體來說,如果光伏發電企業與電網公司的合同中約定,采取預收款方式進行資金結算,則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為貨物發出的當天,也就是完成發電時;如果是約定采取分期收款方式,則要按照合同約定的收款日期,確認納稅義務的發生;無書面合同或書面合同沒有約定收款日期的,為實際發電的當天。

根據稅務人員檢查,B公司與電網公司簽訂的合同中,詳細約定電費和電價補貼的明細標準,并約定在完成發電的次月進行資金結算。這種情況下,B公司該筆業務已經發生,且貨物已發出,應當計提銷項稅額。

風險點三:

利息支出違規全額扣除

◎典型案例◎

光伏發電企業C公司因建設光伏項目,向投資方進行借款,按照金融企業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借貸雙方均為非金融企業。C公司認為,貸款利率并未高于金融企業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于是將相應的利息支出全額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但經測算,該筆借款不符合關聯企業“債資比”的相關規定,不得全額扣除。

◎分析及建議◎

光伏發電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由于存在前期投資大、資金回籠時間長、銀行借款審批資料多等因素,大多會選擇向投資方借款。在滿足相應條件的前提下,光伏發電企業發生的關聯企業間借款利息支出,可全額在稅前扣除。

值得光伏發電企業注意的是,發生關聯企業間借貸業務的,根據《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企業關聯方利息支出稅前扣除標準有關稅收政策問題的通知》(財稅〔2008〕121號)的規定,企業應能夠按照稅法的有關規定提供相關資料,并證明相關交易活動符合獨立交易原則;或者該企業的實際稅負不高于境內關聯方。這種情況下,企業實際支付給境內關聯方的利息支出,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方能稅前扣除。

與此同時,關聯企業間借貸還需要符合“債資比”的相關要求。具體來說,除金融企業外的其他企業,債權性投資與其權益性投資比例應不超過2∶1。超過這一比例的部分,不得在稅前扣除。C公司貸款利率雖未高于金融企業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但由于“債資比”不符合規范,發生的利息支出不得全額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昌吉回族自治州稅務局)

編輯:司壹聞

財稅新聞

更多 >>

要論要言

更多 >>

新媒體

更多 >>
中国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