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rt id="kkgsg"><small id="kkgsg"></small></rt>
<acronym id="kkgsg"><center id="kkgsg"></center></acronym>

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我想你是一棵樹

黃海英

無來由地,夢到了初中的班主任,一位王姓老者,黝黑的膚色,雪白的頭發,眼睛閃著智慧的光芒,我站在他面前,老師問我,好著沒?我回答,好著呢!老師剛要張嘴說話,夢戛然而止。然后,思緒卻被拉得長長的。

與其他職業不同,教師面對的是靈魂!一句話或許就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幸運的是,在我的人生路上,每一個階段都遇到了好老師,雖然很長時間都沒有再見面,但他們一直住在我心里。

楊清英老師,是我的第一位老師,梳著兩個麻花辮兒,素白的臉,總帶著笑容。每天放學,沒有學會生字的同學會被留下來,她在宿舍一邊做飯一邊督促大家寫生字,一幫小朋友蹲在她宿舍周圍,手里拿著小樹枝,低著頭在土地上練生字,畫面美麗而生動。

我對于文字的熱愛就源于楊老師,她經常會在語文課上讀我的作文,原本那些并不怎么優美的文字,通過她聲情并茂的朗讀,連我自己都會被感動,心中的那一絲絲驕傲,激勵著我努力向上。

初中的班主任就是我夢中出現的王老師,他教政治,一星期沒幾節課,但他依然堅持每天陪伴著我們,從早自習開始到晚上九點半晚自習結束。生病也堅持著,怕影響我們學習,咳嗽的時候憋著,實在忍不住了,才走出教室,到院子里猛咳一陣。年少時,覺得老師太過嚴厲,現在想來卻淚眼朦朧,那嚴厲的背后是想讓我們成才的期待。

高中班上農村娃娃多,背著干糧來上學的農村同學,有時候挨不到周末回家就“彈盡糧絕”了,班主任景愛明老師時不時地會接濟他們,或錢,或糧,或衣裳,卻從來沒有在大家面前說起。若干年后高中同學聚會,喝醉了酒,總有老同學噙著眼淚說起那曾經偷偷塞在手里的幾塊錢,幾張糧票和一件衣裳。

高考成績不理想,我不想上稅校,準備報名去復讀,被初中班主任和高中班主任堵在教室旁的那一排白楊樹下,“威逼利誘”。

“娃娃,還是上稅校去,中國的經濟越發展,稅務越重要!”

“復讀是個未知數,萬一明年還不如今年呢?”

…………

人生中,我第一次向現實低頭了,收藏起漫山打石頭的地質夢想,收拾行囊上稅校。

稅校的班主任劉建萍老師,是一位剛畢業不久的姑娘,瘦弱的身材,齊耳短發,戴著眼鏡。初來乍到的學生,很多都是第一次出門,興奮、想家、不適應。比我們大不了多少的老師,卻要扮演父母的角色,談話、關心、安慰,想盡各種辦法疏解我們的情緒。至今仍然記得,那一年中秋節,操場上那場篝火晚會,我們和老師一起吃月餅、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聽隔壁班帥氣的男孩彈唱那首《戀曲1990》。

班里的一位同學生了一場大病,需要住院治療,醫院距離學校很遠,先是老師一個人在那條路上往返,后來幾乎全班同學都加入進來,輪流陪護、送飯,就像一個大家庭。

稅校的操場邊有一棵長了很多年的泡桐樹,每年春天,紫色花朵開滿了樹,張開的樹冠像一把巨大的傘,同學們在樹下乘涼、吃飯、閑聊,夏夜還有同學抱著吉他彈奏,那一切都成為我最溫暖的回憶。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這兩句話,常常會用來比喻老師,我卻感覺未免太蕭瑟,我想你是一棵樹,一季季地開了花結了果,花飄落了,種子播撒了,不知去處,只有樹永遠站在原地,增了歲月,添了年輪。但每年的春天,它仍舊抖擻著精神,重整旗鼓,用盡畢生的力量,開出最美麗的花!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定西市稅務局)

編輯:張瑜

財稅新聞

更多 >>

要論要言

更多 >>

新媒體

更多 >>
中国税网